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朱国建

欢迎光临百瑞传媒网:http://www.998365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新华网副刊:雪白的记忆  

2011-12-17 13:38:00|  分类: 通道,qq空间,人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新华网副刊:雪白的记忆 - 知朱常乐 - 朱国建

雪白的记忆
2011年12月13日 14:13:05
来源: 新华副刊
新华网副刊:雪白的记忆 - 知朱常乐 - 朱国建新华微博
新华网副刊:雪白的记忆 - 知朱常乐 - 朱国建 新华网副刊:雪白的记忆 - 知朱常乐 - 朱国建 新华网副刊:雪白的记忆 - 知朱常乐 - 朱国建 新华网副刊:雪白的记忆 - 知朱常乐 - 朱国建
【字号: 】【打印

    文/朱国建

    

    冬天如果不下雪,便会觉得太不像冬天了,尽管是珊珊来迟,终于,今年的冬天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关于雪的记忆,最鲜活最深刻的应该是小时候的事了。

    从我记事起,每年冬天好像都会下几场大雪,推开门,厚厚的一层,直扑到门前,展现在眼前完全像是另一个世界,树枝上、房顶上、墙头上……院子的一切被雪盖上厚厚的一层。踩上去,听着脚下“咯吱咯吱”地响,心里就特别地兴奋。怕我们小,出入不便。逢上雪天,母亲早上起来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铲雪、扫地,为我们三个开出一条裸露的通道,从屋子门口直通向外边的街道。

    令我最难忘的就是打雪仗、堆雪人了。为了玩,我吃过饭便会老早的去学校。在学校外边的林子里,便可以尽情地和小伙伴们打雪仗了。雪球很好做,用双手挖一大把雪,再用两个手使劲的挤压,直到把雪团挤结实,这样砸到身上更有“威力”的雪球就做好了。要是赶上“战斗”激烈,双手齐下,猫一下腰,手里便是两个雪球了。一会儿的工夫,学校外面的林子里,飞的全是伙伴们的雪球,相互追赶的身影夹杂着嬉笑声与,像炸开了锅,好不热闹。每次总会是没有玩尽兴,就被预备铃喊过去上课了。到了班里,每个人的头上都是冒“白烟”,脸冻得红扑扑的,写字的手都不听使唤了。那时,我最痛恨的不是老师让我们罚站,而高年级的坏孩子,在课余抓到我们,二话不说,就往我们脖子里灌雪。

    回到家,书包一放下,我不是吃饭也不是写作业,而是去堆雪人。拿起铁锹,一点一点的铲雪,然后用铁锹使劲地拍,以使雪人更结实。最后,就是给雪人精心设计头部,插上鼻子、挖出眼,再给雪人编织个简单的草帽,整个雪人便完成了。天慢慢放晴,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堆出的雪人慢慢溶化掉,心里好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吃冰琉是我小时候最不愿回忆的事情。大冬天,早上起来,屋檐下便会结出一排锥形的冰琉,我就背着父母,用竹竿把它敲下来,从地上捡起来,放在嘴里嚼得嘎嘣嘎嘣响,嘴唇冻得发紫。现在想想,那时真傻,冰琉的水都是从房顶上流下来的,那么脏,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最不能忘记的是冬天里母亲为我们做棉裤、棉袄、棉手套。眼看窗外的大雪纷飞,家里穷,又怕我们受冻,母亲就连夜加班给我们赶做冬天的衣服,厚厚的棉衣、棉裤,里面套的全部是新棉花,穿起来十分厚实、御寒。有时夜半醒来,总会看见母亲还在灯下为我们缝过冬的衣物。母亲手很巧,给我做的棉手套有保暖型的不带口的,也有能露出手专门用来写作业的。直到现在长大,每逢冬天,我总会想起母亲儿时为我们几个熬夜的缝缝补补,想起母亲灯下的身影,还有母亲为我们做的棉裤、棉袄、棉手套,总会觉得一身的温暖,也觉得母亲真的为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又是一年飘雪时,面对漫天飞舞的精灵,我却再也找不回儿时对冬天的那份童趣了,但那些日子在我心中早已镌刻成了永生难忘的雪白的记忆。

( 编辑:俞胜 ) 【字号: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
    来源:百瑞传媒网http://www.998365.com/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