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朱国建

欢迎光临百瑞传媒网:http://www.998365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流年以及毕业----写在大学毕业离别之际  

2010-04-02 14:02:00|  分类: 我手写我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流年以及毕业----写在大学毕业离别之际 - 知朱常乐 - 朱国建

流年以及其他

作者:朱国建

  六月的校园,显得与往日不同了很多,整个校园里都充满了离别的伤感,空气也像要凝住了,憋得人呼吸困难。这一切怕只有毕业生们才能深刻体会到吧。
  大一刚来校园时的场面还历历在目,那份新鲜感、兴奋劲还没有完全褪去,可眼前就要走出大学校门,告别朝夕相处、一起苦哭笑的同学了,我怎么也不敢相信,一切仿佛只是一转眼的工夫,真的让我想都不敢去想。
  “遇见一场烟火的表演/用一场轮回的时间/紫微星流过,来不及说再见/已经远离我一光年”王菲的这首《流年》太具情感的穿透力了,让人听后心里粘粘的。
  我清晰地记得初来乍到时学姐学哥们热情迎接的情景,又是帮忙抬行李,又是安排住宿。我还记得接下来那难熬的半个月的军训生活,热辣辣的阳光下,我们的汗珠子啪啪地滴,尽管那时很累,但我们都坚持下来了。大一的我们是好奇的,我们每个人都在尽力将自己快速地融入到这个集体中去,班干部的竞选会上我们各个都踊跃发言,为准备学校的一次晚会我们会舍弃任何课余的时间……大二大三,我们似乎成熟了很多,可不知道大家在忙什么,好像都一下子蒸发了似的,有时就是上课也难得一见了。考证书、奖学金、背书是一种人的生活,及格万岁、敷衍生活、我行我素是另一类人的生活方式。总之,我们都有自己对大学的看法与生活态度。可到了大四就完全不一样了,我们个个都在马不停蹄地忙碌着。找工作、写论文、答辩……成了我们全部的生活主题。这让我想起以前在暗地里嘲笑那些身穿正装找工作的毕业生,现在自己也成为其中的一员了。
  大四的课堂已经有很少人去了,尽管讲课的教授通常是妙语如珠,每次上课的也只有稀稀拉拉的十多个人,还好,老师并不会去责难我们了,可是我还是想去再认认真真地听一节课,再认认真真地去完成最后一次作业。
  六月的校园,绿意丛生,一切都显得那么亲切,年年的这个时候,小湖边经常都会有情侣们在约会,以后也会这样,只是故事的角色会更换罢了。拿出手机再给自己的母校拍个照纪念纪念吧,想念时,我们至少还能再看看自己曾经呆了四年的地方。我已经看到三三两两的女生一起去拍照留念了,那做作的微笑和很夸张的“v”字形手势,或许在拍照时才会那样吧。
  每天深夜,蜡烛的火焰都会无精打采地跳着舞,一群不知道疲倦的家伙在没日没夜地“斗地主”,因为谁都知道,这样的日子不会太长,我们就要各自奔天涯了。
  临近毕业,楼下收旧书、饮料瓶的生意都会异常的火暴,当然也有个别学生专门跑到寝室“上门服务”的,那些很久没有整理过的书,我们不得不整理一下了,阳台也很久没人擦了,角落里那一大堆废纸也该清理了,离开后,我们谁都不想再给楼管阿姨添麻烦了。
  怀念和兄弟们一起为考试而通宵背书的日子,怀念我们讨论热烈的“卧谈会”,怀念我们为看NBA2而逃课的那些日子……那辆陪伴了我四年的自行车还静静地躺在车篷里,车的轮轴会发出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,我已经懒得把它扶起来了,我想把它传给学弟学妹们,可我的学弟学妹还会看得上它吗?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。
  “二路车,二路车走啦!”校门口多么熟悉的吆喝声,二路车是我们出门购物常坐的公交车,以后还会坐么?还有许昌清新的空气,什么能呼吸得到呢?
  通往网吧的路是那么的熟悉,我和朋友通常是从校医院的后门出去的,可这条路我还没有走够呢,还有刚建好的“福港大酒店”,我再也不会去看那里到底停靠哪个大佬的什么名牌车了。
  那个老爱唱周杰伦新歌的“楼道歌手”,你知道吗?我也是周杰伦的fans,我好想再多听听你的嗓音,含混着淡淡伤感的那种。
  床头那张女明星的海报,已经卷边了、发黄了,再没有心情更换了。
  不知不觉,毕业纪念册已经在我们中间传递了,或饱含深情的祝福,或稍带些离别的隐痛,但谁都不会忘记留下自己的电话与QQ号。重逢,谁能说清在什么时候呢?
  学校附近的小餐馆是毕业生经常出入的地方,旁若无人的大声嚷嚷,不停地把杯子里的酒干个精光。烈酒是青春的象征,最撕心裂肺的话,总会在大脑迷糊中吐露出来。
  有时,热闹并非是一件好事,它就像是给我们的神经注射了一剂麻醉药,等短暂的解脱与兴奋结束,我们身上的伤口或许会更加的疼痛。
  昆德拉说,聚会都是为了告别。
  “说是平静的六月的分离/说是毫不忧郁的别后的眼神/我再不敢多说些什么/我最怕流露出真实的情感//我最怕流露出真实的情感/我再不敢多说些什么/说是毫不忧郁的别后的眼神/说是平静的六月的分离”这是去年我的一个朋友在他的纪念册的扉页,模仿戴望舒的《烦忧》写的一首诗,今天读来,真地体会出了诗中的无奈与酸酸的滋味。
  平日里一张张嬉皮笑脸的朋友今日已经荡然无存,留下的只是沉默……在泪水滑落的瞬间,突然发现我们是那么地脆弱,连坚强的男孩子也承受不起离别的现实。
  住了四年的六楼,可十层的楼梯我还没有上够;呆了四年的城市,可市区的街道我还没有逛个遍;平日都抱怨食堂的饭菜不好,可生活了四年我还没有来得及把饭菜都尝个遍;学校图书馆的书我还没有读过瘾,社团举行的活动我还没有参加够……我好想再参加一次“雄才韬略”辩论赛,我好想再在“蒙牛歌手选拔赛”上为大家献一曲,我还想和同学们一块上课一块游玩……可,毕业了,我再也不能了,有的同学甚至再见一面都难了。
  风停了,云知道;缘散了,情未了。曲终人散,我们总会离别,我们都会各自走陌生的路,看陌生的风景,听陌生的歌,我们注定要在下一个路口遇见那些注定的人群,大学即将划上一个大大的句号,就像一段路程的终点,我想它更是一个崭新的起点,我们追逐梦想的脚步不会停止。
  告别了,我最可爱的朋友们!
  告别了,我的大学!
  告别了,我的青葱岁月!

 

    发表于“中原文学网”http://www.china-zywx.com/sw/swqg/sanwen/200807/142.html

 转发在许昌学院报

 http://xcxyb.cuepa.cn/show_more.php?tkey=&bkey=&doc_id=181895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